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返回首页>>疫情期间沦陷的志愿者与女法官 欣赏668次

^_^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请勿尝试打开!

“咚咚~您好有人在吗?”门外传来阵敲门声。

“来了来了。”李伟随便套上件睡衣,脸疲惫地从卧室里走出来,在家里关了几个月,他感觉浑身不舒服。原来还能和妻子过过二人世界,现在妻子复工了,他更是无聊。
李伟打开门,只见面前站着个女志愿者。她穿了件墨绿色的长款套头卫衣和牛仔热裤,下装消失的打扮让双白嫩长腿暴露在空气中,再加上双高帮球鞋,整个人显得青春韵味十足。突如其来的春色,让李伟心头跳。“您好,我是社区的志愿者。我叫李亭慧,今天是来了解下您家里的情况,您家人身体都还好嘛。”李亭慧笑着点点头,对李伟说道。

“噢噢,妳好妳好。我家就我和我老婆,都还正常。”李伟面色如常地点点头,眼神却在李亭慧的双长腿上不断扫视。真是个不错的小尤物啊~这双腿能夹死人哦~“好的好的,那我这边需要记录下您和家人的信息。”李亭慧道。

见李亭慧准备离去,李伟心中动,“诶小李啊,楼上楼下跑肯定辛苦了吧,进来喝杯水吧。”“啊,这……这方便嘛?”李亭慧有些意动,她跑了两个多小时,这会儿正是口干舌燥。

“没事的进来吧进来吧。”李伟和蔼地点点头,说着便做出个邀请的手势,让开门口的位置。“那……那麻烦啦~”李亭慧感谢地点点头,走进李伟家中,接过鞋套,然后在沙发上坐下。过了会儿,李伟从厨房里端出杯浓茶,李亭慧接过之后礼貌地说声谢谢,然后便放心地喝下了。

只是李伟眼中闪过的精光,她完全没有看到......

“嗯嗯……嗯啊……嗯嗯……啊!”

李亭慧感觉做了个春梦,梦见自己和男友在床上意欢愉。自己那放纵的浪叫声,让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

渐渐的半梦半醒的她发现有些不对劲,耳边似乎真的有女人在发出销魂的呻吟,而自己躺着的床也咯吱咯吱地响个不停……这个春梦这么真实嘛……

李亭慧觉得越来越不对,她感觉自己的小穴似乎片湿润,而个坚硬的物体正有节奏地次次塞满自己的身体,将她顶得前后晃动,难道是自己在和男友做爱?不对啊……自己刚刚明明在……在……在别人家走访啊!

李亭慧勐得睁开眼,只见自己正瘫软在李伟家的沙发上,李伟上身赤裸地站在自己身前,把自己的双腿抗在肩头,而低头看去,自己的热裤内裤都无助地散落在茶几上,而李伟的粗硬肉棒,正在自己的双腿间进进出出。自己……自己似乎正在被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侵犯???

“醒了~小美人?还满意哥哥的尺寸吧?”李伟改刚才的友善和蔼,露出淫邪的笑容低声问道,而他的腰部还是刻不缓地前后顶动,带动着肉棒在李亭慧的蜜穴里冲撞出更多的汁水。“不……不要……停下……嗯啊……”李亭慧急声想喝止李伟的动作,但是已经被撩拨得情动不已的娇躯实在不争气,让李亭慧愤怒的抗议都变成了娇媚的喘息。

李亭慧急得粉脸嫣红,努力地想制止李伟的动作,但是已经被撩拨得情动不已的娇躯实在不争气,让李亭慧愤怒的抗议都变成了娇媚的喘息。李亭慧急得粉脸嫣红,想举起手臂推开眼前的男人,但是李伟又次深入到底的冲击,又让女孩伸到半空中的娇手无奈地垂了下去。

“是不要,还是不要停呀~”李伟讲了个无聊透顶的黄色笑话,身下女孩无力反抗的娇柔模样让他愈发兴奋。

没想到疫情期间还有这种好事,足不出户就有这种极品青春美女送上门来干,真是让人满意啊……啧啧,感谢社区领导的安排哦!混蛋……妳停下……嗯啊……太深……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呀。

嗯啊嗯嗯”李亭慧紧锁眉头不断呻吟,娇躯徒劳地扭动试图挣脱李伟的控制,但是她显然已经被李伟操弄了好会儿,说不定都高潮过了,这会儿身子完全没有力气,只能任由李伟在自己身上不断冲刺索取。

“嘿嘿……哥哥我只不过在刚才的茶水里加了点点促进睡眠的东西,妹妹妳这么辛苦,也该好好休息下哦~让哥哥好好安慰安慰妳吧~”李伟说着伸手将李亭慧身上的卫衣卷起,大手伸进去隔着胸罩大力揉捏女孩的对酥乳。而反应明显慢半拍的李亭慧只能眼睁睁看着李伟占领了自己又处敏感私处,而自己只能用怨恨的眼神表示自己的抗议和不屈。

“混蛋……嗯啊……慢点啊……嗯啊……住手啊……嗯啊……人家是社区派来的志愿者……嗯啊,不是妳的发泄工具诶~”李亭慧认命般地仰着头无助地娇声道。“嘿嘿,没有社区的妥善安排,怎么有妳这么可爱的小妹妹上门呢。我看社区领导派妳来,就是让全楼的男性发泄过剩的性欲吧。”

李伟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李亭慧感觉自己就像在风浪中漂泊的叶扁舟,完全迷失在欲海之中。“爽吗小美人,爽就叫出来呗~”

“嗯啊~嗯啊~去死,就妳这小牙签,嗯啊,还想满足老娘,嗯嗯~”李亭慧咬牙切齿地瞪了李伟眼,眼神中充满了怨恨。只是她的双腿却有些不自觉地勾住了李伟的肩膀,裸露在空气中的翘臀也不听话地前后摇摆,似乎是在迎合李伟的冲击。

“嘿嘿,下面都湿成这样了还在狡辩。妹妹的小穴这么紧致,我看是男友是个没啥用的废物吧嘿嘿。”久经沙场的李伟察觉到了身下女孩娇躯的微妙变化,心中十分得意。

“乱讲……嗯啊……太大……嗯啊……轻些。”李亭慧本来还想嘴巴抵抗下,只是男人肉棒强烈的顶动,让她十分压抑不住内心的悸动,终于无奈地浪叫出来。

见女孩已经在自己的肉棒下表现出臣服的迹象,李伟坏笑着抽出肉棒,强迫李亭慧翻过身子,跪在沙发上屈辱地噘起肉臀。看着女孩粉嫩的蜜穴和不断流出的淫水,李伟淫笑着欺身而上,就像骑在匹娇媚的胭脂马上样将肉棒狠狠地插入李亭慧紧致的嫩穴中。

“不要……求求妳……嗯啊……太深……嗯啊”李亭慧双手撑住沙发,扭头梨花带雨地看着李伟不断祈求。只是伴随着“啪啪啪”的交合声渐起,李亭慧的哀求慢慢变成了不管不顾的放纵呻吟。

“真是够劲啊~爽!”李伟兴奋地大声叫道。虽然自家妻子也是个不多得的妩媚少妇,但操弄别人女友的刺激感仍让他十分满足。

“嗯啊~妳好狠的心啊~嗯嗯~人家好心为大家服务,居然就这样被妳干到手了,还要给男友戴绿帽~嗯啊”李亭慧浑身泛出种奇异的粉红色,香汗淋漓地摇头呻吟。女孩的翘臀不断向后顶出,在和李伟肉棒的和谐碰撞中泛出圈圈肉浪。

“妳男友那个废物活该戴绿帽。大家都把女友放在床上干,就他居然把妳这么美的小美人送到社区里当志愿者,这不是放任妳被人玩弄吗。”李伟说起歪理套套的。

“嗯啊~好舒服,对……嗯啊……都怪他……嗯嗯……好深……不然我怎么会……嗯啊……被妳干到手”李亭慧发丝凌乱地娇喘道。“这就对了,妳就好好享受吧小美人!”李伟按住李亭慧的纤腰不断冲击,他感觉下体逐渐产生了种酥麻感。

“要射了哦~小宝贝”“射……射……都射给我~给我男友戴大绿帽~”李亭慧摇着头呻吟道。她已经被操弄的上身完全瘫软在沙发上,但挺翘的肉臀却噘得老高,拼命地承迎李伟的冲刺。“好啊~宝贝,哥哥定给妳灌得满满的哈哈哈”

随着越来越急促的交合声,男女的呻吟同时到达了个高峰,客厅骤然安静下来。

李伟懒散地穿好衣服,拍了拍李亭慧的肉臀,见女孩瘫软在沙发上完全不想动弹,他嘿嘿笑。

回到卧室拿出手机,给还在法院加班的妻子张雪薇打了个电话

“雪薇啊,还在忙呢”

“嗯嗯……对……还……还有些忙”电话那头传来张雪薇的声音。

“大家都没复工,法院能有这么多事情啊?”李伟随口问道。

“对……嗯……有些事。咳咳”张雪薇回答道,李伟感觉妻子的声音有些异样。可能是累了吧。

“那妳忙~”李伟道。

“嗯嗯……好~啊”电话那头传来张雪薇的声音。

张雪薇慌乱地挂掉电话,身后的那只大手已经伸到她的制服里,在大腿间胡乱游走抚摸,而另只大手则绕过她的腰部,按住自己的酥胸无忌惮地揉捏。张雪薇声呻吟,身子有些酥软的她急忙阻止身后男人的偷袭。

“小杜……嗯啊……妳别这样……放手”张雪薇颤动的声音回响在空荡的办公室内。

“嘿嘿,张法官今天可让我逮住了~可让我好好过过瘾!”穿着保安服的小杜色眯眯地在张雪薇耳根子后讲到,刺激得身材姣好的少妇法官娇躯发软。张雪薇紧致的酥胸大腿让小杜愈发色胆包天,他条腿伸到张雪薇双腿间阻止她合拢双腿,活动在女法官制服中的贼手大胆地隔着肉色丝袜按在了女法官的蜜穴上。

“啊~”张雪薇声娇喘,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小杜趁机将少妇法官推到办公桌旁,强迫女法官上身趴在桌上,大手不停地在张雪薇的蜜穴外抚摸揉捏着,刺激得少妇的肉臀不住地抖动。“停手啊小杜……嗯啊……妳……妳这是犯罪啊。嗯啊~”张雪薇的声音愈发柔媚诱人。

少妇感觉到根火热的肉棒顶在自己的臀沟里不安分地晃动着,下下的动作让女法官心惊不已,小腿都有些发软,带动着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杂乱的声响。

“我可是眼馋妳很久了哦张法官。天天穿着制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早就想干妳了!这几天天天加班,可要让我好好爽发。”保安小杜的眼睛里都要冒火了,他把掀过张雪薇的娇躯,分开少妇法官的丝袜美腿,大手在制服内阵摸索,伴随着女法官“呜~”的声娇吟,小杜把丝袜内裤都把扯了下来。

“不行啊~小杜……求求妳放过……嗯啊!”张雪薇仰卧在办公桌上不住地娇喘,她绝望地看着保安小杜扯出来自己的内裤,色眯眯地将制服卷到自己的腰间,双手托住自己的丝袜美腿,下体就这样蹭了上来。

而她早就瘫软的娇躯完全没法做出任何抵抗动作,伴随着肉棒狠狠顶入自己的蜜穴,女法官闭上眼发出声认命的呻吟。

昏暗无人的法院里,唯亮着灯的办公室发生着如此荒唐的剧情:本来应该负责安保工作的年轻保安此刻竟在监守自盗。而他犯罪的对象,居然是容貌娇媚、身材诱人的少妇法官。

年轻保安搂着女法官的肉臀不停地抽插,又淫笑着伸出手个个解开女法官衬衫的扣子,而躺在办公桌上被迫地分开腿的女法官无能为力,举在半空中的手臂摇晃了片刻最终还是落在桌面上。保安兴奋地扯开少妇法官的衬衫,蕾丝胸罩内的对饱满巨乳就这样在男人淫邪的视线中暴露在空气里——第二天早上七点

“老婆,妳昨天忙了宿啊?”李伟搂着怀里赤裸的李亭慧,懒洋洋地问道。

“是啊,太忙了。不过已经忙完了,今天可以早点下班。”张雪薇回答道。

保安小杜走过来拍拍女法官的翘臀,“离上班还有个多小时呢~再来次?”

刚挂掉电话的少妇法官扭头千娇百媚地瞪了保安眼,双手乖乖地撑在办公桌沿上,丝袜美腿自然分开,制服下的肉臀顺从地噘起,“讨厌,昨晚让妳疯了晚上还不够啊~”

“张法官这么极品,干多少次都不够啊~”保安小杜感叹了句,走过来熟练地撩起女法官的制服。

正在载入中……